淳于

画拟人是因为我爱这些事物的本体。

“狗”

笑飞。

是真的(神志不清

关于。上篇我提到的“长大”

他们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人设,一成不变地生活,他们也会成长,不仅是心理上的成长,也有生理上的,外貌和性格都会变化。


一场大故障,一次增能,一次延伸,一种新车,都会让他们变化。

这些都让他们像真人一样经历挫折或成就并且从中成长。

比如

庄水莲二十年前是胆小害羞的女孩,开始不用纸质票的时候甚至还对着闸机闹过脾气。

徐陆广二十年前意气风发热血沸腾甚至中二,谁能想到现在他因为客流量压得像个社畜呢。

没有包宜湾之前的共线也经历过现在的她们根本不会遇到的由爱情带来的痛苦。

沈杨华刚开通时也是健壮的孩子啊,而宋豫虹的傲气在经历车祸之前比现在还要高个七八度,罗定安以前也没那么不合群,换乘之王戴心海在只有西段的时候甚至不敢社交……!


他们不断成长,带动着这座城市。


恭喜罗临港长大了www,你终于知道六节了感动orz。

画的长大的罗临港xxx,头发长长了衣服换了(不是水手服是连帽防晒衣!!)
辫子和以前一样都是石榴花 胸口绳结是三种编组hhhh,

然后然后,p2南汇组自拍车祸现场(???

你终于对公交下手了是吗

可恶我终于画画了!!

是湖南路街道和天平路街道orz

想说的都在图上了x。

hn比tp更暴躁自大一点(可能以前和洋人待久了xxx,

人设补充(1-5)

庄水莲曾经有过双马尾邻村姐姐和黑红白杀马特的打扮黑历史。


庄水莲身上有细碎的伤疤不过几乎看不出来,这些是早年大大小小的事故造成的。


庄水莲和江南其实是关系很不错的朋友,在上铁只有123的早年她们玩得很好(徐陆广总是闭门学习)。


徐陆广在一些大日子(节假日展会日人广南京东路徐泾东之类的地方封站的日子)前去静安寺上香。


徐陆广以前和高安很像都是热血中二型的,为了梦想而奋斗的那种(他的梦想是成为上海最厉害的地铁,并且他实现了梦想)。


江南和济桥城都会痛经,江南是因为高架线路风吹雨打的缘故而济桥城是因为轻轨车型客运量透支造成的体虚。


江南和宋豫虹笑起来会有阿尔斯通鬼叫一样的声音出现,尖叫和用最大音量狂喊的时候也会不自觉发出来。


江南本来就很工口,工口足球场梗出现了之后她甚至喜欢这个梗,这样她工口就有理由了。


宜蓝桥的呆毛是“大木桥路—蓝村路”的C字型,董家渡塌方之后她的呆毛生长不出来了,为此她还尝试过一些生发水之类的药剂结果毫无作用。


宜蓝桥其实内心对江南很认真,本人也不幼稚,只是觉得这种认真对待江南很丢人才会总是在姐姐面前表现得不三不四。


宜蓝桥是宅腐,经常在塘桥站远观梅赛德斯奔驰的各种ACG,车辆段里也有周边,甚至她是魔铁萌的粉丝。


包宜湾吃共线,往死里吃,当代嗑cp女孩。并不是因为标志色而喜欢黄紫,她能左右颜色的东西她已经全弄成黄紫了,并且说这是cp应援色。


包宜湾经常对外人瞎说自己是江南和宜蓝桥的女儿然后被江南和宜蓝桥往死里打。


包宜湾目前还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三四的拆分计划也不知道她是因为计划取消才诞生的。江南和宜蓝桥也不打算告诉她,怕她因此又搞出什么奇奇怪怪的绯闻。


庄奉川不是申通的血统,和庄水莲还是干姐弟,早期的时候庄水莲并不爱他,也不给予他姐姐应有的关爱,几年后才逐渐好转。



庄奉川脾气又暴躁又爱哭,南段开通之后变得温和些。​


庄奉川的不对称卫衣被庄水莲说过好几次不检点,他总是说这是庄水莲理解不来的时尚。


庄奉川和罗临港,徐盈盈还有沈浦臻玩得很好并且有自己的小团体。


庄奉川有一点点精分,情绪激动的时候总感觉脑子里有成熟的南段总是会抚平支线的情绪。